朝鲜美皇后闵妃被日军弑害事件

  日军对朝鲜皇后的暴行——1895年10月8日,闵妃在“乙未事变”中被日本人暗杀于景福宫玉壶楼,她的死一直备受争议。日本军人强行深入皇后所在的房间里,在皇后的胸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刺了她好几刀,再玩弄她,并在她还末断气前,将她的身体浸在油中,点火烧她至死。
  明成皇后是朝鲜近代史上的女政治家,本名闵兹映,通称闵妃,是朝鲜京畿道骊州郡人。她是朝鲜王朝高宗李熙的王妃,骊兴闵氏外戚集团的核心人物,19世纪末朝鲜的实际统治者。1895年10月8日,闵妃在“乙未事变”中被日本人暗杀於景福宫玉壶楼。由於闵妃早期主张开放、后期力抗日本并身死殉难,故深受后世韩国人民的尊崇。1897年,高宗李熙改国号称“大韩帝国”,追谥闵妃为“孝慈元圣正化合天明成皇后”,故现今韩国史学家多称她为“明成皇后”。她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以她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也是屡见不鲜,特别是她的死很有争议。
闵妃  首先我们来看看历史上真实的明成皇后是个什么样子。明成皇后生前并不是“皇后”,而是大清帝国属国——朝鲜国的王妃,其最高头衔也是1895年1月所封的“王后”(当时高宗的称号晋升为“大君主”,王妃也随之升为“王后”),因此历史上通称为“闵妃”。闵妃是朝鲜王朝高宗李熙之王妃,纯宗李坧之母,本名闵兹映。1851年(哲宗二年)阴历九月二十五日生於朝鲜京畿道骊州郡近东面的蟾乐里,是骊城府院君闵致禄的女儿。1866年(高宗三年)被册封为王妃,史称闵妃,行嘉礼於汉城的云岘宫(兴宣大院君之府第)。高宗12岁即位,其生父兴宣大院君李昰应摄政,一味采取闭关锁国路线。而后闵妃鼓励高宗采取开化政策并明成皇后的陵墓——洪陵。
  引入日本势力,在朝野扶植亲信,推举亲族出任要职,排斥大院君势力。闵妃与大院君两派互斗不断,导致党争激烈,政权更迭频繁。闵妃在与大院君争权的过程之中与亲日的开化派势力渐行渐远,偏向亲华,多次利用清朝势力扫除政敌以求掌权。
  由於闵妃(明成皇后)初期主张开放政策,后期力抗日本并身死殉难,所以深受韩国后世人民欢迎。韩国后世的史家称她为“伟大的铁女子”。她的从政经历并不平坦经历了多次起伏。我们先看看她的传奇版得身世。
  当时朝鲜由大院君摄政,大院君成为朝鲜当时事实上的独裁者。他摄政时,对内大力强化专制主义中央集权,驱逐了长期把持朝政的安东金氏家族,试图挽回全州李氏王室的权威。为此,他倾尽全国之力重修规模宏大的宫殿——景福宫,以作为君主专制威权的象征,这使得当时朝鲜民穷财尽,怨声载道。对外,他厉兴宣大院君行闭关锁国政策,加强国防军备,而且坚决拒绝通商,驱逐和屠杀外国传教士,引起了法国入侵朝鲜的“丙寅洋扰”和美国入侵的“辛未洋扰”,但都被朝鲜军民击退。大院君的专制威权日益巩固,他命令全国各地竖立“斥和碑”,上书“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戒我万年子孙”。
  掌握政权——19世纪末朝鲜的实际统治者
  大院君的独裁和加强中央集权的措施自然引起了一些儒林士大夫和地方门阀集团的不满,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逐渐在暗中形成了一股反大院君的力量。闵妃本来是大院君的妻族亲戚,但是由於她所生的孩子接连夭折,使大院君对闵妃的生育能力产生怀疑而执意要立李淑媛之子李墡为世子,所以也与大院君产生了矛盾。擅长权术的闵妃敏锐地看准并抓住了这个机会,决定利用这些反大院君势力,推翻大院君的统治,自己掌握政权。
  高宗十年(1873年)十月,儒生崔益铉上疏请求恢复被大院君下令裁撤的全国各地的书院,高宗竟然嘉奖崔益铉,令大院君十分不悦。闵妃准确地预见了形势,让自己家族的闵升镐、闵谦镐出面联合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等外戚世家一起发动宫廷政变,打垮大院君。十一月,崔益铉再次上疏论大院君,指责其失策,闵妃利用这次机会,鼓动高宗接受崔益铉之上疏,宣布“亲政”,并将大院君赶出汉城,不许他参与政事。大院君指使领议政洪淳穆、左议政姜球、右议政韩启源以及六曹堂上官全部辞职,企图架空政府,让高宗陷入骑虎难下的境地。不料闵妃早已安排好政府人选,借机迅速将自己娘家的骊兴闵氏家族安插到朝廷各部,於是大院君无计可施,被迫离开汉城,宣布引退,其十年势道在闵妃的操纵下竟然一夕之间垮塌。与此同时,由於高宗生性懦弱,实权落入闵妃外戚集团手中,闵妃成为之后二十多年中朝鲜的实际统治者。
  闵妃如何让自己儿子成为王储
  逼退了大院君以后,闵妃和丰壤赵氏的矛盾又起。曾帮助闵妃夺权的大王大妃赵氏(神贞王后)不满闵妃单独掌权,便和自己娘家的丰壤赵氏一起抵制闵妃。逼退大院君后不久,闵妃产下一子,就是后来的朝鲜纯宗李坧。这是高宗的第二个儿子。闵妃欲将李坧立为世子,以确立自己的地位,但以大王大妃赵氏为首的丰壤赵氏集团坚决反对,和先前的大院君一样主张立高宗庶长子李墡为世子。骊兴闵氏和丰壤赵氏两派的斗争逐渐白热化。丰壤赵氏集团先发制人,借自己的姻亲、领议政李裕元以四年一度的贺正使出使清王朝的机会,让李裕元巴结清朝实权人物李鸿章,使李鸿章向朝鲜施压,立李墡为世子;闵妃集团也不甘示弱,让自己娘家亲戚闵奎镐出任礼曹判书,负责对华外交,使清朝倾向自己一方。
  这时,大院君的部下蠢蠢欲动,找机会报复闵妃。高宗十一年(1874年),闵妃的哥哥、骊兴闵氏的骨干闵升镐在家中被炸弹炸死,连同闵妃的母亲感古堂李氏也被炸身亡。这件事震惊朝鲜政坛,朝野多指认该事件系大院君党羽申哲钧所为。闵妃又抓住了巩固自己权势的机会,她并没有立刻追查这件事,反而允许大院君进京;而大院君为了洗刷自己的嫌疑,避免追查到自己身上,便让朝廷中立场倾向於他的元老大臣支持将闵妃之子李坧册立为世子,优势立即倒向闵妃。在得到朝中大多数人支持之下,丰壤赵氏一派被迫退让,清朝也默许了将李坧封为世子的决定。於是闵妃如愿以偿,终於让自己的儿子成为王储,在朝鲜的统治地位也由此巩固。
  闵妃集团与日本的关系——开放亲日到矛盾重重
  闵妃执政以后,对内废除了大院君的大量措施,如大院君执政时期滥发货币,甚至大量引进清朝钱币,闵妃集团都加以废除,宣布“清钱禁输”;又安抚儒生,缓解大院君时代儒林和朝廷的紧张关系,专门恢复了书院和万东庙(儒生祭祀明神宗的庙宇,大院君时裁撤)。对外闵妃集团则倾向开放国门,闵妃集团把持的政府中,朴珪寿、闵奎镐等主张开放的官员都得到重用,并且在高宗十二年(1875年)的“云扬号事件”中,顶住了全国的压力,与日本缔结了《江华条约》,终於打开了“隐士之国”朝鲜的门户。另外闵妃集团还派遣修信使团出使并考察日本,设立近代机构“统理机务衙门”,并在高宗十八年(1881年)成立了朝鲜历史上第一支近代新式军队——别技军。这支军队由日本人担任教官,并按日本军制编练。但闵妃集团的这些措施被指斥为“软弱外交”,其开放亲日的做法也被认为是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的开端,为以后日本吞并朝鲜铺平道路。
  这样一位如此能干的闵妃结局如何呢,为何要遭受如此摧残呢?这还要从日本说起。
  甲申政变后,日本在朝鲜的侵略步伐有所减缓,改以经济侵略为主。日本资本家在朝鲜以日本国内价格的1/3大量收购朝鲜的大米、大豆、棉花等农产品,运回日本销售牟取暴利;又在朝鲜倾销劣质纺织品,这些都使朝鲜城乡手工业迅速破产,极大加剧了朝鲜人民的贫困,使朝鲜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而闵妃集团依然骄奢淫逸,铺张浪费,卖官鬻爵,不思改革。这又酿成了一场朝鲜历史上的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东学党起义。
  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三月,东学道领袖全琫准在全罗道起事,并接连击溃官军,在四月二十八日攻陷了全罗道的首府——全州,兵锋直逼汉城。东学起义军将矛头直指执政的闵妃集团,其纲领之一就是要“驱兵入京,尽灭权贵”,其张贴的榜文更是明确指出“以国势论之,执权大臣皆闵姓,终夜经营,只知肥已。其党派布各邑,日以害民为事,民何以堪?”。闵妃集团面对声势浩大的东学党农民起义十分恐惧又无力镇压,再加上当时风传大院君与东学党相勾结,里应外合推翻朝廷,闵妃集团更加惴惴不安,遂又一次向清廷求援,请求其镇压农民军以维护自己的统治。谁知这致使了闵妃集团的第二次垮台。
  明成皇后被杀事件是史上少有的残忍、野蛮事件
  日本已连续在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中吃了败仗,丢尽了脸面,於是蓄谋已久,要与清朝在朝鲜决一死战,以实现其称霸世界的野心。这一次东学党起义,正好给日本以可乘之机。日本以保护侨民和使馆为借口陆续派海陆军队一万多人抵达朝鲜,形成与驻朝清军对峙的紧张状态。为了找到借口,日本竟突然宣布协助朝鲜改革内政,这自然遭到闵妃集团把持的朝鲜政府以及清朝政府的拒绝。於是日本决定扫除闵妃集团政府,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六月二十一日(7月23日),日军突然袭击景福宫,挟持高宗,强迫其归政於大院君。於是大院君在日本人的扶持下第三次上台摄政。闵妃集团再次倒台,闵泳翊、闵泳骏、闵应植、闵炯植、闵致宪、金世基等闵妃集团官吏被逐出朝廷,有的甚至被流放到远方恶岛。另一方面日本则指使大院君政权断绝与清朝的关系,将朝鲜强行拉入日本阵营。於是两天后,即7月25日,日本在丰岛海面袭击清军运兵船,挑起了中日甲午战争。闵妃尽管已经失势,但日本仍然感到她的威胁。於是日本人又策划了李埈熔谋逆事件,企图扶植大院君之孙李埈熔夺取王位。但大院君与日本貌合神离,并不支持这个行动,日本也只好作罢。之后日本又发现了大院君在平壤战役中向清军传递情报的信件,於是彻底废弃了大院君,转而收买闵妃。日本公使井上馨向闵妃贷款三百万元,可闵妃却将这些钱暗中拿去买新式武器,另外当时闵妃主张“朝鲜中立论”,在汉城成立了贞洞俱乐部,作为西方各国驻朝外交官的会所,并利用这个俱乐部四处游说欧美列强,帮助朝鲜获得独立地位以至承认朝鲜为永久中立国。闵妃的这些行为让日本人愈发感到了她对日本吞并朝鲜的阻碍和威胁。
  日本先是利用朝鲜内部的亲日派来剪除闵妃。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五月,曾参与甲申政变的亲日内阁内部大臣朴泳孝企图谋杀闵妃,事泄后朴泳孝被迫亡命日本。闵妃趁机解散了亲日内阁,重新获得政权,成立了以朴定阳为首的“贞洞派”亲西方内阁,并利用俄国向日本施加压力,迫使其撤走在朝鲜的军队。从这时起,日本便开始策划杀害闵妃的行动。而闵妃亦有所察觉,下令解散日本训练的训练队,改以自己的亲信洪启薰为队长的侍卫队以拱卫宫廷。这件事成为了日本杀害闵妃的导火线。
  日本人做好了杀害闵妃的准备,他们先收买了以亲日分子禹范善为队长的训练队,让他们作为前锋入宫,又挟持了大院君,以造成大院君发动政变的假象。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农历乙未年)八月二十日(10月8日)凌晨,在日本驻朝公使三浦梧楼的策划下,日本陆军中佐楠濑幸彦、公使馆武官冈本柳之助等率领数百名日本浪人、500名日军守备队和1000名日本训练的朝鲜训练队冲进景福宫,遭遇朝鲜侍卫队的顽强反抗。但侍卫队只有200人,且没有配发到新式武器,故很快被日军击败,洪启薰战死。攻占景福宫的日本人一路闯入长安堂,挟持高宗,逼迫其在亲日派拟好的《王妃废位诏敕》上签字,废闵妃为庶人;一路则攻进闵妃的住所乾清宫,四处搜寻闵妃。日本专门派浪人行动,目的就是避免政府参与。日本浪人在搜寻闵妃的过程中杀死了不少宫女和宦官,甚至杀死了前来劝阻的宫内府大臣李耕植。最终,一名叫中村楯雄的日本浪人在玉壶楼的集玉轩发现了躲藏的闵妃。他凶狠地扯着闵妃的头发,将她拖出来,顺手就是一刀,闵妃试图反抗,她嘴里喊着世子,另一名浪人又一刀砍下去。暴徒们将奄奄一息的闵妃放在木板上,让宫女来确认。证实闵妃的身份后他们就轮奸闵妃,并最终将她乱刀砍死。历史上将这次事件称为“乙未事变”。根据日本作家角田房子所着《明成皇后——最后的黎明》记载:明成皇后被杀事件是史上少有的残忍、野蛮事件,暴徒们高喊着“闵妃在哪里”冲进宫中,在一群被吓呆的宫中女官中,他们选出两名美貌者残忍杀害,其中一人在太阳穴处留有出过天花的痕迹,他们认出就是闵妃。杀人者中的一人后来承认那是非常残暴的行为,杀害明成皇后之后又对她的屍体施以了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暴行。
上一篇:安史之乱简介
下一篇:茶马古道的历史渊源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